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神功御小仙女
神功御小仙女

神功御小仙女



此时正是夜深,远处有一间破烂小木屋,在夜色下隐约看到一白衣美少男,与一个全身疤痕但长相不差的大男孩,一起冲进木屋之内,相信他们便是我的目标铁心兰与小鱼儿。

虽然我体内有邀月的一半功力,可是要立即运用却有困难,我便一方面慢慢研究如何运用内功明玉功及外功移花接玉,另一方面留意屋中的情况。

只见他们一论对话后,有一匹白马出现,之后铁心兰欲对小鱼儿在水中下迷药,但结果当然是反被小鱼儿换了有迷药的水;过不多久,铁心兰不但声音颤抖,连身子也颤抖起来,一双手死命地抓紧衣襟,死也不肯放松,她口中不断呻吟道:“求求你…不……求求你。”但声音越来越弱,终于没有声音了,手也终于松开。

小鱼儿站在那里,笑嘻嘻地看着铁心兰,直至她再也不会动了,才在她身旁蹲了下来,把她的手拉开,她越是求,小鱼儿越想搜她的身。

这时,一个红影幽灵般站在小鱼儿身后,在朦胧的星光下,一位窈窕的红衣妙龄女郎,缓缓抬起了手,姿势非常轻柔且美丽,就像是多情的仙子,在星光下向世人散播着欢乐和幸福,可是在她美丽的背后却藏着杀机,她当然便是那〝小仙女〞张菁。

小鱼儿却扮作一个毫不相关刚巧路过的少年,他七情上面的演技在三言两语中,虽被小仙女掴了三个耳光,但最终也骗过入世未深的小仙女。

小仙女在铁心籣身上不停搜索,之后命小鱼儿打水弄醒铁心兰,但他却把水溅在小仙女身上,更在张菁全无提防下,从膝上开始点遍了她足阳明经上的穴道,使张菁没法动弹而跌倒,之后他们几句对话,便使小仙女气得发疯。

小鱼儿抱起了铁心兰放到那匹小白马背上,之后又回头并掴了小仙女两个耳光报仇,弄得小仙女满面泪容狠狠瞪着他。

小鱼儿接着大笑道:“我这第三巴掌,还是不能留着…只是,你第三下却又实在打得我很轻,我也实在不忍打重了,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

小仙女大吼道:“你……你去死吧!”

小鱼儿眨了眨眼睛,笑道:“好,就这样吧,这样就算互相抵过,谁也不欠谁了。”他眼睛看着小仙女的眼睛,缓缓俯下了头。

小仙女连心都颤抖了起来,道:“你…你想怎么样?”

小鱼儿笑道:“你用手打我,我用嘴打你,一定比你手打得还轻。”

此时我已掌握了明玉功及移花接玉等的使用,移花宫的武功除了能借力打力,最重要是速度快,通过特别的运功法门使速度快得不可思议,专讲究后发先至制人,在对方力量还未充分使出来已回拨过去;而明玉功第九层的体内真气更可形成漩涡,吸取别人的内力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;此时我的武功,相信在花无缺之上,燕南天尚未复完,我该只比两位明玉功练至第八层的移花宫主弱一些。

小仙女大惊叫道:“你这恶贼你…”

当小鱼儿想用唇吻对小仙女以报第三个耳光之仇时,我已一瞬间便来到他身后并出手偷袭,在他有少许感应时,已被我点倒了,他与我的武功实在相差太远了。

小仙女张菁俏脸娇嫩,鹅蛋型之面靥上带着胭脂的红润,肌肤白里透红,一双大眼睛精灵地闪动,眼波流动就像是天上的明星,亦可看出她是个胆大妄为之人,长而直的鼻梁代表她个性率直,一双艳红的嘴唇厚厚的,嘴角翘起显出她甚有个性,尖尖的下巴代表她为人冷酷,漆黑亮丽的长发及腰,她在美艳中带着冷傲的气质,给人一种难以亲近,如高高在上的仙女感觉。

小仙女全身红衣,最外一层是鲜红色的半透明薄纱长裙,内里则是贴身的短袖紧身红衣连短裙,远看只觉鲜艳夺目,近看却是不得了,一对纤纤玉手及一双修长美腿,与娇小窈窕中又玲珑浮凸的身材若隐若现,性感非常,明显她是个极重仪容又喜欢打扮的少女。

此时微带泪容的小仙女,看到我点了欲吻她的小鱼儿,不禁微微露出欢欣之色,我问她道:“姑娘想这恶贼死吗?”

向来心狠手辣的小仙女,眉头一皱,想也不想立即道:“想!”

我拾起地上小仙女跌出之红色长鞭,往小鱼儿颈中一套,再用力一扯!便把他结束了,之后我向小仙女道:“姑娘便是那位出名的小仙女张菁吗?”

小仙女一呆,回答道:“是又如何?阁下是谁”

我立即道:“我在江湖中不出名,但专教训恶人的大侠,这小子欲吻你便是该死,那你经常鞭打他人,更杀人如麻,本大侠当然要好好教训你!”

被小鱼儿点穴后动弹不得的小仙女大喝:“你敢?”

〝啪〞的一声,我已一鞭抽在她左脚的大腿之上,她鲜红色半透明的薄纱长裙立时被鞭破了,白里透红的肌肤上多了一道血红色的鞭痕!

在小仙女大声叫痛之时,白马受惊想走,我立即飞身将在马上的铁心兰抱起,把她放在地上,让白马走了,我再回去继续好好处置小仙女。

在小仙女不停痛哭惨呼及大骂之时,我再加三鞭抽在她双手及右腿上,同时我又大声骂道:“你平时鞭人时绝不手软,不准别人闪避抵挡,连惨呼都不准,现在可知别人的感想?”

小仙女立即大骂:“本姑娘一定把你碎尸万断!”

我把小仙女反转,再在她臀部抽多一鞭,道:“你再不知错,我只好继续再鞭你!”说完我又再加上一鞭,连她那红色短裙背后也被鞭破,原来她连内里的小胯裤也是红色,从她被鞭破的小胯裤之中,可见她臀部的肌肤上多了两道鞭痕。

小仙女不知是被我鞭怕,或是感到连小胯裤也被我鞭破而害怕,终于学乖了,知道这眼前亏吃不得,便咬着牙道:“本姑娘知错了。”

我道:“知错便好,那你以后还会否随便任意鞭人?”

小仙女违心地说:“不会了。”

我笑道:“不会再鞭人便好,可是被你所杀的人也不少吧?也该给你应有的教训。”

小仙女大惊道:“你……你想杀我?”

我道:“若杀了你便不是教训,我要让你清楚知道别人的痛楚,及人的生命是如何制造及诞生出来,之后你便懂得珍惜别人的生命。”我说话之时,双手已把她破裂的外衣撕开,之后内里的贴身紧衣、肚兜及小胯裤,也在我用力下被一一撕裂。

早已吓得没法再出声的小仙女被我反转,露出三围我估是三十一寸半B、廿三寸、三十三寸的窈窕身段,一对该还在发育中如小包子的乳房上,鲜红色的两点乳蒂非常鲜艳夺目,左边的乳房明显比右边的乳房略大一些,可能是她右手常用鞭的关系,右边乳房常震荡故比较坚实一些,在她乳房下可见几条胸骨现出;她下体的芳草只在那隙缝边生长,呈小小的长方型,阴毛短短平均只有半寸许长,她全身的肌肤结实中富弹性,当然是因经常练功之故,而且摸上手非常柔滑。

小仙女略为定神,便立即大声叫骂,由于她骂的说话太不雅了,所以便不一一记录了;我用嘴巴封着她厚厚的红唇,软绵的感觉非常好,而我双手便脱去我身上的衣衫。

当我熟练地脱去自己身上的古装衣服时,我嘴巴离开了小仙女一双红唇,笑道:“请你大声呼叫吧,因为在下正想你感受明白,被你杀害的人是多么痛苦?”

小仙女一呆后,便又发出大声的呼叫及骂声,在我听来,反觉有点兴奋。

其实在我看到青春赤裸的小仙女时,我下体已有点兴奋半硬,这时在她下体粉红色微凸的阴唇,及隙缝上小小的长方型阴毛上磨擦一会,便立即全硬。

我抓着小仙女那双有鞭痕的大腿,她立即痛得哭水狂标,不停痛呼;我把她双腿张开达一百五十度,她那干涸的阴唇内,便露出内里粉红色的娇嫩阴肌与当中的小穴,我把已全硬的肉棒探进她的阴唇对准那小穴,腰部慢慢推进,好不容易便进入了一些,我再发腰力大力一顶!随着小仙女一声震天的痛苦惨叫〝呀!〞,我便冲破她的处女膜。

当我再用力慢慢推进便到了尽头,同时小仙女已痛得晕了,我下体继续在她体内抽插,左手捏揸她的乳房,右手则按她唇上鼻下的人中穴,不久便把她弄醒了。

随着小仙女的痛叫声变得沙哑,不知是她已叫破喉咙,或是她明白再怎么呼叫也是没有用,她便不再痛叫了,只是默默地哭泣,但也是哭不成声。

我继续抽插中笑道:“呵呵,心狠手辣,杀人如麻的小仙女张菁,该已清楚感受到被人杀害时的痛楚了,在下是公德无量。”小仙女立即差点气晕,并合上双眼不看,但泪水仍是不停流出。

我尝试运用少量的明玉功第九层于肉棒中,立时在棒上形成漩涡,在抽出时更吸取了小仙女小穴内的嫩肤与皮层,本来只得痛楚的小仙女也感到异样的感觉而娇躯一震。

始终小仙女也是自幼习武之女子,身体及忍痛力非没有练武的女子可比,而坚强的她,哭到现在泪水快干,明知再哭也无用,便停止了哭泣。

我双手同时放在小仙女这对发育中,如小包子的淑乳上,并运上明玉功第九层揉搓。

不久,小仙女虽在心理极讨厌中,身体也生出没法解释的奇妙感觉,在双乳及阴道内传来有如漩涡般吸力的接触,使她的乳蒂变硬凸出,更从子宫内喷出淫水,她不禁好奇地张开双眼一看,用沙哑的声音问道:“你使用的是什么妖法?”

相信小仙女这生还是首次喷出淫水;我一方面加大抽插的力度,另一方面照实道:“正是移花宫的不传之秘,明玉功第九层的最高心法。”

小仙女满脸疑惑之色,但看到我双手的肤色变得透明一般,连肌肉里的每一恨筋络,每一恨骨头都彷佛能看得清清楚楚,便震惊非常,我再道:“这便是明玉功第九层的现象。”

小仙女再次合上双眼,脸上除了极度讨厌、惊恐、疑惑之色外,间中还出现新奇的刺激感觉。

移花宫的武功重点在极快及反拨,现在小仙女的阴道满是淫水,我便把抽插的速度不断提升,快至不可思议的地步,而且在插入时反拨变抽出,抽出时反拨变插入,估计每秒钟超过十下以上,强烈磨擦的快感一浪接一浪的传来;而小仙女喉咙内也不禁发出沙哑的〝咿咿呀呀〞叫声。

就在我快将爆发之时,明玉功第九层又生出寒冰劲,怜星最后便是被邀月以此寒冰劲杀死,而我棒上的寒冰劲比杀死怜星的当然弱得多,不但使我高温的热火减退一些,可继续增加抽插的时间外,同时亦使小仙女感到特别的寒冰刺激快感。

夺去一位向来高傲又美如仙女的处子之躯,即使对方全无反应不会动,亦使我在心理上产生兴奋,加上以不可思议的极速抽插,所产生的肉体强烈磨擦刺激,即使有寒冰劲降温,但加上小仙女被多重刺激下终于产生高潮,阴道不停抽搐,最终我没法再忍而激射了!

有深厚内功的我,虽然刚干完了一场,亦不觉有疲倦之意,我离开小仙女的身体,看到她下体正流出白浊的阳精夹着丝丝的处女鲜血,问道:“张姑娘现在明白了被杀时的痛楚,及制造人生命的过程,以后会不乱杀人吗?若未体会清楚,我可以再示范多一次。”

小仙女害怕地立即道:“知错了。”

我道:“知错便最好,我对整个江湖也算是做了件好事。”之后我便解开了小仙女的穴道,并继续道:“那你以后就莫要再杀……”我还未说完,小仙女已无法控制自己愤怒的情绪,双掌已向我突然全力攻来!

她会动手是我一早已预料的事情,她双掌还距离我一尺有多时,我一招后发先置的〝移花接玉〞,把她在双手途中攻来的内力也回拨了一半过去,算是对她留了一手。

小仙女只觉双手剧痛,之后有一半攻去的内力倒流,之后胸口剧痛,已受了内伤,便吐血倒地。

我骂道:“看来你是不知错了,那么让你再破身一次!”

我把小仙女的身体反转,已受内伤的她只能作些无力的挣扎反抗,可是又有何用?我在她臀部的鞭痕上大力拍一掌,〝啪〞的一声她立即大声叫痛,我叹道:“你这样又是何苦?”

我用右手食中两指伸进小仙女阴道中沾些阳精,再伸进她肛门之内以作润滑,受了伤没有多少气的小仙女用沙哑的声音问道:“你这…可恶的死淫贼在干什么?”

小仙女想用尽最后的气力反抗,但当我运功吸来缠死小鱼儿的红鞭,在她那粉背上抽了一鞭她便冷静了些,再加一鞭便学乖了不再反抗;而原本我以为她流干的泪水又再涌出。

我一方面用右手食中两指把她肛门扩张,另一方面用左手揉搓自己软化的那儿,间中又用寒冰劲刺激,并回答:“为了让你更清楚体会被你所杀之人的感受,我只好再亲身对你示范多一次。”

当我左手运用明玉功第九层的漩涡吸力时,血液被吸至那儿,很快便变为坚硬,原来明玉功在重新起头或自慰时是有此妙用,那种漩涡引起的特别刺激感加上吸力,所产生的快感绝不下我刚才为小仙女开苞的畅快。

我用手扶着小仙女的小腹把她托起,使她如爬在地下般,我跪在她身后双腿把她的双腿再分开一些,然后大腿再撑起,肉棒便对准她的肛门,双手紧握她腰臀的两侧,用发出漩涡劲吸力的肉棒,很易便插进了小仙女的肛门内,或者可说是把她的肛门吸了过来套着我的肉棒,想不到这旋涡吸力竟是这么的方便好用。

随着小仙女声嘶力竭的叫喊及软弱无力的挣扎,我倍感刺激有趣;当我用腰力狠劲地抽插了几下,小仙女又痛晕了,我左手仍托着她小腹以免她整个人软倒,并且用手指轻扫她的下阴,一边继续干她肛门,一边从后用右手按她的人中使她清醒。

随着小仙女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声,我知她已醒了,便拔出沾有她大便的肉棒,从后又插进她刚被开苞不久的阴道。

再插一会,小仙女已被弄得死去活来,我深深大力一插,之后在自己双脚站起时又揽着她的下腹,把她下身同时抱了起来,这时小仙女无意识地用双手撑起,成四肢直撑被我从后插入中。

之后我右手仍揽着小仙女的小腹,左手握着她的左脚大腿抽起,形成她只能以三肢撑地,而这样我可以插得更深,下下顶到尽头;但插了一会,她受伤的手臂已无力支撑,漂亮的面孔直接撞在地上。

这时的小仙女张菁,已再不是那使人闻风胆怯,杀人不眨眼的恶女,而只是个身受重伤,双穴被干至痛楚不堪,脸孔贴地并恐怕已撞至瘀伤,无力反抗的可怜被奸女子,我有点不忍心,最后又再插在她肛门之内,不停冲刺直到兴奋,没有用寒冰劲延长时间,便在她肛门内喷出数量比刚才少的阳精。

我蹲下看着地上软软摊倒的小仙女,并伸手指在她的阴唇内抚摸,特别是她小穴之上的尿道口,间中更尝试插入手指,我问道:“张姑娘今次清楚别人被杀的感受了吗?需要我再亲身示范破多你一次吗?”其实虽然我体内有深厚内力,不过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立即便有能力梅开三度?而且我更要留力待我此行的目标-铁心兰。

惊恐我要再破她多一次的小仙女,立即惊慌地沙哑嘶叫:“不要,我…知错了。”

我笑道:“知错便好,以后我们每次见面时也再好好玩多两次,若你想我现在继续干你的话,你可以不离开,我再示范……”

本来该已受伤并全身无力的小仙女,不知从那里长出气力,抱着自己被撕破的红衣,没时间穿上而光着身子,脚步有点飘浮不稳便离开,沿途她双穴还不停在流汁。

小仙女在远处回望我一个想杀了我的眼神,如一团猛烈至极点的火使我印象深刻,不知她肯付出多大的代价来杀我?不知我会成为她的恶梦有多久?

当小仙女看到我站起身,便立即惊恐地奔逃,她使用的该是人类在紧要关头才能发挥的潜在力。

我用井水清洗了下体的阳精混合大便与丝丝鲜血后,便穿回自己的衣服,去看在地上的铁心兰。

只见一身雪白男装轻衣的她,眉清目秀,肌肤雪白,薄薄的嘴唇虽没有涂上口红仍是深粉红色,五官也长得相当标致,在被弄污了少许的白衣上,胸口部位非常饱满,纤腰却是极幼,虽然梳了男装的发髻不知秀发有多长?但一看也知她是位女子,该比小仙女大上两、三岁,若是换上了女装悉心妆扮,相信比小仙女还要美艳。

从铁心兰平稳的呼吸声中,我估她短时间内也不会醒,我想看看她作女装的样子,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脱去她身上的男装。

我细心地脱去铁心兰身上白色的外衣及内衣后,只见她没穿肚兜但胸口却缠着不少白布带,使原来高耸的双峰在穿衣后看来比较平坦,但现在被包裹的双峰中间之乳沟,却更显得更深及迷人,当我拉出那些缠胸的白布带后,只余一条小胯裤的铁心兰,身材明显更胜还在发育中的小仙女,她的三围我估是三十三寸半C、廿四寸、三十四寸半,一对乳房呈半碗型,在躺下时仍见坚挺,触手的感觉在结实中带点软绵,比揸在小仙女那对未发育完的乳房,手感好得多了。

只见在铁心兰那白色的小胯裤边缘,露出三条黑亮的芳草,正当我想脱下她的小胯裤再看清楚时,她的呼吸转为急速,眼皮微微跳动,该是她中的迷药不多,现在药性快过,我便立即无声无息地飞快后退。

当铁心兰慢慢醒来时,坐在地上细想回神,我慢慢行到她的面前道:“姑娘。”

铁心兰娇躯一震,抬头望我,之后发觉自己没有穿衣,立即以双手掩胸,及同时大叫:“你快转身,不准望我。”

我听话地转身,身后听到铁心兰的穿衣声,我道:“在下刚才路过,看到一名红衣女子,说那边的一个小子脱去姑娘的衣衫意欲不轨,用鞭缠着他的颈杀了他……”

身後穿衣的声音停了,铁心兰惊问:“他死了吗?”

我照实道:“他已被那红色的鞭缠死了,姑娘关心他吗?”

铁心兰幽幽叹道:“唉,我也不知,初时见这小孩觉得他有点与别不同,後来被他作弄暗算,但又被他救了,再之後又被他迷倒,那时他说要搜我身,想不到现在他竟死了,之後那个红衣女子又如何?”她说到最後一句时,又发出了继续穿衣的声音。

我道:“在下看不过这红衣女子的手段凶残,便好言相劝,那知她连我也想杀,我只好出手教训她,在她离开时,用极凶狠的眼神望你,还说若下次遇上你而没有我在身边保护,便立即杀了你,姑娘与她有何深仇大恨?”

身後穿衣的音声停了,铁心兰没有答话,但身後传来急速的风声,她竟在此时在我背後出手偷袭!

我立即快速转身,只见铁心兰拼命地运双拳全力攻来,所用的当然是〝疯狂一百零八打〞,可是武功比她高十倍的人,恐怕也接不了花无缺的一招,更何况是她与我的差距何其之远?我立即使出移花接玉,不过我只是把她双拳向外分扯,并不是向她反拨回去。

铁心兰眼前一花,只觉自己双手不听使唤,向左及右两边分扯,而自己的身体当然是不能控制地倒进我怀中。

身体撞到我怀中的铁心兰俏脸上一红,便立即後退离开,我当然并不阻止她,并立即道:“在下与姑娘无仇无怨,想不到姑娘与那红衣女子也是一样蛮不讲理,在下还有两件要事需办,一是查明谁人制造假的燕南天藏宝图,二是查明那姓铁的恶人在四年之前,所前往的无名岛所在之地,在下告辞了。”

说完我便想离开,铁心兰急道:“请公子留步,刚才真失礼,以为公子也是想骗我,才会误会,请公子见谅。”

我停了下来,道:“以在下的武功,姑娘再加上那红衣女子,一百个也不是在下的对手,我还需骗姑娘什么?”

铁心兰想了一想,道:“公子所言非虚,不知能否告知那姓铁的恶人是怎么一回事?”

我问道:“姑娘贵姓芳名?与那姓铁的恶人不知有何关系?”

铁心兰道:“我…我叫铁心兰,正寻找家父,不知家父与公子所说那姓铁的恶人,是否同一人?”

我扮作回忆中,慢慢道:“此人身高六尺多,但横来也有五尺多,看上像是方型,头更出奇地大,满头乱发连胡子,正是十大恶人中的〝狂狮〞铁战,该不会是姑娘的父亲吧?”

铁心兰急道:“他正是家父,不知现况如何?”

我细心地观看铁心兰的面容,只见她在长长的眼睫毛下,覆盖着朦胧的眼波,一双美眸像藏在云中的明月,虽不及小仙女的双眼闪亮,但却加添了一种令人没法看清的神秘美,比之小仙女的美目更吸引,另一方面使人觉得她没有多大决断力,喜欢拖泥带水,连她自己也不明自己的真心意;她瓜子口面上的五官也很漂亮,结合在一起更出现一种难以形容的美,长而直的鼻梁代表她与小仙女一样是性格率直,加上权骨高显出她充满坚强的个性,但薄薄的嘴唇又代表她是个柔弱的女子,而苍白的面容上有种病态美,使人对她不得不生出怜爱之心,在文静的秀气中,竟透出一点勇往直前的无惧个性,而形成一种强烈对比,使人对她一见难忘,想探索清楚她到底是个如何的女子?

铁心兰被我看得不惯,但她认为我是在判断她是否铁战之女,故没有避开之意,只是流露出羞涩的少女情怀,现在满脸通红的她,实在是诱人之极;她的美,可使眼高於顶的苏樱也感嫉妒,若非我刚干了小仙女两次,可能我会忍不住立即对她……我叹道:“无论如何看铁姑娘的外表也不像那铁战的女儿,不过在下愿意相信铁姑娘,因为铁姑娘不像是个喜欢弄虚作假之人;铁战在大约四年前到了无名岛,传闻谁能找到这岛,就可向岛上的人学习高强的武功。”

铁心兰有礼地报以一笑,道:“多谢公子相信心兰,请问公子高姓大名?不知那无名岛又在何处?”

我道:“在下姓…花,是移…师门不便透露,而那无名岛在东方,在下懂得如何前往,但却没法说出确实所在地。”

铁心兰幽幽地道:“原来是……难怪身上有女儿香气。”之後秀眉一紧,再追问道:“不知花公子之前所说假的燕南天藏宝图,又是怎么的一回事?”

我回答道:“其实根本并没有什么燕南天宝藏,那儿只是峨嵋派後山,放置峨嵋历代掌门人灵位之地方,是有人欲挑衅武林人士自相残杀,再与峨嵋派火拚,他便可从中得利。”

铁心兰听後大惊险些跌倒,满脸凄惨之色无意地问:“真的吗?”

我知铁心兰最惊我骗她的藏宝图,便运起明玉功第九层,脸上肤色变得透明一般,连肌肉里的筋络及骨头都彷佛能显示出来;铁心兰的白衣,也无风地飘了起来,而且是向我身上吸来,她要努力运功才能勉强站稳,我道:“看铁姑娘的反应,相信亦是假宝藏的受害者;在下所练的神功,运行时功力不向外挥发反向内收歛,对敌时功力不会消耗反而因吸取对方而增加,可说永远立於不败之地,燕南天的武功也肯定不及我,这个所谓宝藏对我有何用?我何必要骗你?”

说完我便退後一步,而我刚两只脚所站之地上,已因漩涡的吸力而凸起一寸多,彷如两个鞋形的馒头;铁心兰好像不相信自己双眼,蹲下抚摸这凸起的脚印,一会後俏脸微红,说道:“花公子神功盖世,确没有骗心兰的需要。”

对铁心兰,无论你花多少时间及对她多好,即使肯为她死,也未必能得到她的芳心,看小说中花无缺多年来对她无微不致,体贴关心甚至肯为她死,但她也一直忘不了小鱼儿,便知此法不行。

目前她并未对年纪比她小的小鱼儿动心,何况他已死了;看来好武的铁心兰对我这武功高强的绝顶高手动了一点好奇的心,这时代的女子非常介意自己清白之躯被男子看到,所以她一开始才会动了想杀我的心,换是其她女子可能要立即嫁给看过自己赤裸身躯的男子,铁心兰在这方面算是较特别。

要得到铁心兰的芳心,看来最好是以快打慢,别让她考虑太多,要逼她思绪混乱,又没法不答应方为上策,於是我道:“唉,其实到那无名岛能修成神功之说一样是假,每个到岛上之外来人也只会受苦。”

铁心兰急道:“不知花公子能否带心兰往无名岛见家父?”

我叹道:“唉,其实在下也想保护铁姑娘避开那个心狠手辣的红衣女子,可惜本门的门规所限,不方便带外人同行。”

铁心兰听到小仙女便心生寒意,呢喃道:“这……我……”

我继续道:“而且铁姑娘即使到了无名岛,恐怕亦帮不了令尊什么,而在下与铁战非亲非故,想帮亦出师无名。”

看到铁心兰的芳心一直向下沉,我立即道:“其实铁姑娘只要不是外人便可,你的花容月貌实在深深吸引在下,而在下无意中看到铁姑娘的赤裸美丽身躯,此事若被那红衣女子在江湖传开,肯定对铁姑娘的声誉有捐,铁姑娘亦曾无意间投入在下的怀中,现今最好的方法,便是铁姑娘嫁在下为妻,在下不单可传授妻子一些神功,在无名岛上帮助岳丈更是理所当然。”

铁心兰心中七上八落,没有答话,我便道:“若铁姑娘不愿,在下只好告辞了,希望找到那个红衣女子,使她没法伤害铁姑娘。”

说完我便转身欲走,铁心兰呢喃道:“我……”却没有任何表示。

我见铁心兰没有留我之意,明知死缠难打对她是无用,反而高傲及抛弃她更会使她忘不了,我便绝情地道:“铁姑娘不愿,我们今生後会无期。”之後便在她眼前快速消失。

[完]